灭周 > 灭周 > 灭周 >

灭周_ 第71339章


      其实这次紧急的会议,最终决定让杨吉利的爹暂代帮主之职,紧急召集全国上下的丐帮子弟,邀请武林上的各大门派,在十日后开始为猝死的王帮主举行追悼会,并选举新帮主。醒在末世
      “不,怕找不到人报仇了,”苟思辰自信地笑了笑,手上那把折扇晃的悠闲自在,蓦地刷一声,在掌心一合,“下次,我一定好好收拾这个丫头。”漫威世界里的超人
      “是啊,荀四同意的,有什么问题你问他好了。”米小媚笑着说,突然凑近蔡苞,阴森地道,“莫非包子你不欢迎我?”
      你也要去?”蔡苞知道与他比脚力是没多大意义的,便缓了下来,挑眉问道。
      “是,利用,当初你接近她不也是因为这个么,”苟廷运脸上不辨喜怒,一双探不真切的眸子紧紧锁住苟思辰,意有所指,“朕只是不愿意浪费了你的苦心。”
      “那丑男啊,你没成过亲么?”蔡苞稍微休息了一下,继续微微皱着眉头问。
      丑男?妖神
      后来,经我证实,她果然是丝蓝的姐姐。
      “包子!”苟思辰对着她仓皇逃离的背影喊道。
      两人慢慢站起,蔡苞深呼吸几下,还是无法忍住脾气:“皇上,我知道天下间的生杀大权都握在你手中,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有句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想颠倒是非黑白,因为你是天子,所以世间都得听命于你,可是,我想问一句,做孤家寡人,真的好受么?”
      蔡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吞了口口水:哎哟,娘喂,这颗头还能顶多久啊。明日江湖上就会有传:丐帮新帮主蔡苞,二八佳人,聪明绝顶,可惜天妒英才,于当选之夜,死于非命。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有人带着惋惜的表情,摇头晃脑地总结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命案常常就发生于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
      而后两人,抬头见到他,也是不同程度地显示出惊讶,尤其是蔡苞,先是如见鬼一般,满目震惊,毫不掩饰,半晌,才执拗地扭了头,看着她正前方的蔡大娘,不肯再多施舍给他一个眼神。明星医师
      “丑男,你来想怎样?”
      “是。”那老嬷嬷应了,就走到蔡苞面前,做了个请的姿势,“蔡姑娘,请跟老奴来。”
      苟思辰对所有人做出了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样子,看上去仿佛只沉醉于江湖,爱好那些快意人生,可是我却知道,一切都不是真的。从小的了解,让他知道,苟思辰真心喜欢的,是安定的生活。异世丹妖
      关门的声音响起,蔡苞下床,近乎是扑倒窗口,却只见到门被掩上后微微的晃动,手指不自觉扣紧了窗棂,直到指甲折弯入肉的痛感传来,她才放手。
      蔡苞瞥了苟思辰一眼,心内复杂,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帮自己,可却突然泛上来一个想法,看他装的那么真,难怪自己被他骗了这么久,想到就觉得一阵悲哀。轻轻闭上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蔡苞道:“如果没有多的事,草民先告退了。”没有再犹豫,就走出了房门,只是在与房门口站着的孟越之擦肩而过的时候,微转眼眸,稍微顿了一下,便几乎是用跑的消失在了园子中。韩娱之勋
      有点意思,米小媚琢磨着,面上却笑的跟朵花似的,满脸傻气。
      在她娘告诉她后,蔡苞便知道成亲会发生什么事,也知道其实以前有好几次她已经濒临发生的边缘,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罢了,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会不紧张。
      “放心,”蔡苞的笑,温和的诡异,“这条命我不要也可以,只要让你曾长老没有个好结果,我蔡苞什么都奉陪。”
      走到房门,蔡苞郁闷了,万一他锁了门或是门推开的声音太大了,惊醒了他怎么办?看着那扇门,蔡苞愤懑地挠了挠头,她已经被折磨了一晚上了,总不能因为一道门就掉头而去吧。
      “先回去睡觉吧。武林大会的事不用太过担心。”孟越之看着面前自从听到他说会帮她后就笑眼弯弯的蔡苞说道。
      丑男?
      孟越之的话一针见血,苟思辰尴尬之下,苦恼万分,沉默着不再说话,却是无计可施。真如米小媚所说拖到羽城又怎样?而且自己还不懂她让自己晚上不要恢复原貌是什么意思。
    重生之焚尽八荒  蔡苞愣愣地应了声:“哦。”孟越之口中的他,毫无疑问该是苟思辰。他昨天究竟听到了什么,蔡苞不免忧心忡忡。
      苟思辰抬手揉她的头发:“皮真厚。”
      一阵极艳的香风飘过,孟越之心里了然,这个女子必是出身烟花之地。
      “怎么会……”蔡苞往后缩了缩,丑男为什么要同意米小媚跟他们一起走?他跟孟越之商量过了么?而且,他不是很看不惯米小媚么?记得那天他背她下山的时候,反复警告她不要跟米小媚有过多接触,可他自己……也对,她该想到的,昨晚他们两个不就是一起出现在孟越之房门口的么?
      可睡着的包子也不是那么配合人的,迷迷糊糊间,嘟囔着道:“看情况吧。”
      那男的点了点头,然后拉着他妻子站了起来,在前面带路,蔡苞极累,仍是在后面跟着。她摸了摸钱袋,身上还有些钱,虽然不舍,但是应该可以报账的吧。
      很漂亮的女人,可蔡苞并没有发现她们的五官有多相似,只见她一步迈上前来,鬓边金步摇,敲出清脆声响,她抓住蔡苞的手:“是你,是你,我的……你跟先皇,长的真像……”
      蔡苞微微愣了一下,才摇头:“这件事箭在弦上,如果想不出方法,让那群被困住的丐帮子弟如果得不到及时救助,出来的时候,里面那群人更有理由把我赶下去!”何况她也不能让曾长老添油加醋地往自己身上加罪。
      她真的好晕。
      那么霸道?蔡苞带着几分委屈,点了点头:“杨长老,我答应,一定会好好对丐帮的……不是,我的意思是会郑重考虑丐帮的未来的,不是,我的意思是,一定好好顾及丐帮的利益,争取凭我的力量让它有更好的未来。”她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了,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是怪怪的,一定是被生命威胁给左右了冷静的思维。
      “没想到小王爷煮茶还颇有几分功夫,只是可惜我不识好茶,糟蹋了东西。”故作直爽单纯,什么都不懂,是减轻对方防范之心的良好途径。
    青春期  后来,他竟然同意了收十二岁的范饭为徒。传她武功,带着她游历江湖。
      一群乞丐挂花?告白?太妃越想越开心,笑得前俯后仰,拊掌笑问:“辰儿啊,这给你告白的丐帮帮主,该不会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吧?”
      蔡苞见他便秘的表情,也跟着蹙起眉来,他这样难以启口,该不是……声音无限颤抖:“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是不是就是成亲要做的事?”蔡苞有限的知识只知道成亲后两人要不穿衣服相对,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他们那天算不算是坦诚相对了……苟思辰手放于额头,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那天不是……”
      脑中轰一声,他转过身去,可那雪白而光滑肩头的那朵血红梅花却在一眼间,就如带着刺,直直钻入了他脑中去。
      可苟思辰渐渐也发现了状况未对,若是见蔡苞,或许会设在上书房,或许会设在平日见人的凉亭,可绝不会是大殿。
    魔陀袈裟  苟思辰听了,不由笑出了声:“难怪身上没多少肉,名字取错了,也对,她父母或许也是没多少文化,给她随口取了这样个名字吧。”
      “笑?笑甚?发春啊?”蔡苞自己也觉得好笑,抽了抽鼻子,还是用质问的口气,心里的气却不见了踪影,踢了苟思辰一脚,“错了没?看你以后还敢想着卖了我!混蛋!”
      “没有么?”苟思墨一声轻笑,莫非以前得来的信息都是假的,不然怎么可能错了?
      蔡苞看向孟越之,才反应过来之前在眼前晃过的白色身影,便是他吧。这人多半会武功,仗着反应快躲开了。可是,被她撞一下很难过么?果然,这个世道,普遍还是歧视乞丐的。唉。心里顿时对眼前两人更是失了好感。
      “有这个规定?”苟思辰没有问她,目光带向了一边憨厚站在那里的杨吉利。
    风骚重生传  蔡苞愕然,眼睛逐渐垮成了一条缝,这……她不是有什么好招可以让两方停战的,而是,让自己救她?
      “蓁儿,你真是……哈哈哈,不过这丫头确实对我胃口,我们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经历呢?你说是不是,定王妃?”太妃娘娘笑着问一边脸色发青,仍气得发抖的定王妃。
      等苟思辰到了的时候,行刑似乎都已经开始,有人在旁边读那个被绑在木架子上的女人的罪行。有人在她脚下堆起成捆的木柴,女人脸上很脏,嘴唇干裂出深深的血口,已经失了力气,靠在身后的木架子上,是死是活也无法判断,肚子高高隆起,大概已经有七个月左右的身孕。苟思辰从她身上转开目光,他要找到蔡苞,不能让包子一个人冲上去冒险。家族行刑的时候如果被打断,会有被冒犯祖先的感觉,包子说不定会被活活打死。
      “走吧。”苟思辰晃开了手中那把“我之才”的折扇,走路姿势分外潇洒、招摇。
      “见吧,差不多是时候了,有些事情该说的更清楚,如果我没猜错,思墨在丐帮埋了人,一心想推她下去。”苟思辰笑得依旧云淡风清,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无比轻松。
      “别这个表情,虽然是他爹教的,可是技术是我这偷去的。”蔡大娘微微眯着眼,脸上有温柔的笑,这笑,对她更似是锦上添花。
      “蔡姑娘,你又走神了。”杨长老手里挥舞着一根竹棒,淡淡说道。
      “没事没事,快进去吧,我爹在等你呢!包子,我跟你说,这打犬棒法,你必须要好好地学,学会了或许对于丐帮上下接受你来,会有很大的好处。但有些招数听说只有丐帮历代帮主才能学,到这里或许就断掉了吧……”杨吉利微微叹息了一声,“包子啊,你学不全,真可怜,别人说不定会因此取笑你的。”
      狐狸间的坦诚相对
      “你平时不是经常给我说你想尝尝香辣蟹么?我给你剥好了,来吃吧!”
      孟越之一愣,暂时控住喘息,凤眸如钩,扫在她脸上,只见她偏着头,闭着眼睛,脸上不知是因为羞赧还是激情而起的红晕,如两朵红云,唇边却有幸福到安详的笑意,语气却似在撒娇:“我要嫁给你,嫁给荀四,不要嫁给苟思辰,你说好不好啊?”
      蔡苞凝神想了一下:“偷看孟越之洗澡?”
      “呵呵,是么?刚好那么巧……”笑声听起来并不愉快,苟思墨放下手中的杯子,不抬眉眼,“算了,蓼,你下去吧。”即使没有证明蔡苞的身份,劫她来,也绝对是物超所值。
      孟越之微微一惊没有说话,可米小媚却迷茫地看了看两人,见两人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向,皱了皱眉:“看来这件事在你 们把握之中了,你们救的回包子吧?”
      一个翻身坐在床榻边,蔡苞将昨夜散开的长发复又挽起,脚随意踩上鞋子,系好衣带,蹬蹬往门外跑。却一下子撞在了一道宽厚的胸膛上。
      他甚至来不及解盔甲,就赶了过来,孟越之看着蔡苞虽然明显觉得那盔甲弄的她很不舒服,却眉梢眼角都熏上了幸福而满足的笑意,便悄悄退出了房间。
      孟越之摇了摇头,他明明就爱上这个游戏了,喜怒都不能怨天:“今天我看到萧玉菲了。”
      蔡苞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心虚地笑道:“昨晚救了个要被烧死的孕妇,将她安置好后,城门就关了,只得在丐帮总坛休息了一晚上。”然后又撒娇地挽起蔡大娘的手,“娘,你看我怕你担心,还专门先回来一趟,跟你说一声再去丐帮总坛学武呢!”
      “请蔡帮主不要让越之继续误会下去,这么多年,虽然他不常在我身边,但是他的情况我是了解的,你是第一个能这般接近他的女子,而且他对你的重视绝对无法轻视,知子莫若父,这点还请蔡帮主体谅一个父亲的心情,他对你的感情已经不浅了,若是……”孟盟主眉间深蹙,话语沉重。
      米小媚扶着苏桦的肩:“详情你问他。”
      他转过来看她,却并不是上次的自信从容的笑意,而是明显带着些许生疏与冷淡:“没事吧?”
      蔡苞困惑地从米小媚手中接过了书,一看书名,不由疑惑地问出来:“撞击的快 感?”
      走到一家蔡苞以前去过的医馆,那家的大夫有几分良善之心,钱自然是要收,可是能在这半夜给蔡苞他们开门并接收几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也算是宽容。他为那孩子诊了脉,说是急性肠炎,拖得久了,怕是炎症有些扩散,很危险。
      蔡苞咬咬唇,好划算,反正她都是傀儡不是么?归谁不一样,归苟思墨的话,自己还不用费心对付曾长老了。
      笑?笑甚?发春?
      包子的逼问
      蔡苞吞了口口水,目光稍稍在一左一右的苟思辰和孟越之脸上扫了一下,就迟疑着点了点头,挪步跟在孟盟主身后走了。
      谁知他捏了捏蔡苞的脸,又是惹的蔡苞怒目相视才眯着眼睛微笑着道:“包子,我喜欢你。”
      可纵马刚刚出得城门,却见一人白衣翩跹,身影单薄,若不是那黑发与座下黑马,几乎要融入了满天地的苍茫白雪中。蔡苞才学会骑马,马技不算很好,马也是才买来的,缺少磨合,很难才控制着马刚好停在他身边,看向他坚毅瘦削的侧脸轮廓:“你怎么会在这?”
      苟思辰见蔡苞表情,便知道又被他给猜中了,摇摇头,米小媚究竟是什么意思?叮嘱他不要洗掉易容,却又半夜三更地将蔡苞送到他房中?      蔡苞点了点头,上次救范氏的时候,得知了李氏一族是阳国最大家族。
      孟齐摇了摇头,手伸出,往下虚按两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又朗声说道:“请问大家,当年丐帮始祖谢帮主创建丐帮的本意是什么?是想天下乞丐都能团结起来,乞丐,本无依,是世间浪子,可谢帮主却想给天下乞丐一个依靠。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享受家人之间的相互照顾。这几十年来,丐帮的变化,我看在眼里,请问大家,可是忘了本?乞讨之事,或许不受人尊敬,可是,这才是丐帮的根之所在。或许我这个外人,说这些话有些多余了,可是还请各位小兄弟们仔细想想。”
      传说,第二天起来,众人看着重新恢复了面带菜色的蔡苞和耳垂上带着明显伤口的苟思辰,笑得分外暧昧。
      ……
      苟思辰终于下决心终止这个问题,下一个!
      “帮主,救救我们吧!”
      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蔡苞暗自咬牙:“其实我早便想来见小王爷,感谢小王爷,没有小王爷,我也无法当上这个帮主。”
      苟思辰微怔,没有想到她会提起这个,这要怎么解释?他都不知道昨天下午自己的反应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介意她看着美男就痴痴的样子,介意她对长相这般在乎,如同别人一样。可是后来他问过自己,每个人都是如此,自己为何不跟别人生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已经将她划拨为不会计较长相的人了。
      “我早知道有人来了,你先告诉我你弟弟在哪里等死呢?”米小媚怒吼。
      长长地叹息一声,蔡苞才继续一跛一跛地往回走。娘喂,她怕是身心俱残了。
      “我乐意。”苟思辰对眼前的米小媚一点儿好感都没有,言辞中也带了些难得的不耐烦,“知道我为什么讲你拉进来么?”
      她想装,他便任她装,甚至陪她装,而不会拆穿,让她疑心自己为何那么了解她。可是如果想笑忍不住破功了怎么办?
      蔡苞从水面浮出来,将脸上的水抹干,心里仍是无法平静,恍若隔世。便靠在浴盆上回想跟杨长老的后半夜谈话的场景——
      “你一点也不可笑。”孟越之也是个不懂怎么劝人的,想了半天也只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说完了觉得不对,就稳住包子直接将她拉入怀里,手犹豫了一下,才在她背上轻轻拍着,低声哄着,“没事的没事的。”
      呵,他多么无耻,自己暂时不能说他爱她,却希望她喜欢自己。如米小媚所说的,她不能喜欢自己不是么?喜欢,意味着以后更重的伤痕。而抛开皮相,现在的“荀四”,或许也更值得她喜欢,除了帮她,无所顾忌,除了在她面前,没有多的面具,没有伪装的笑容,故作的纨绔与不务正业。
      手颤抖着,帮蔡苞一件又一件地穿好衣服,手指一碰到那软腻的肌肤,便是剧烈的瑟缩,待得穿好,他如受了世上最残忍的酷刑,冷汗连连,再抬眼看蔡苞,或是由于久无动作的宁静,竟是真正安稳的睡着了,可颊边的红云仍在,他再一次无限爱怜地吻上她柔软的唇角,轻轻舔舐,再颤抖着离开,坚决地下来,披好衣服打开房门,深秋的夜风终是让他完全冷静了下来。可更加觉得心底一片荒凉苍冷。
      苟思辰瞥向她,只见她脸通红,嘟着唇,仿若闹别扭的孩子,心里一阵莫名的畅快,忍住想笑的冲动,苟思辰冷冷道:“我带她同行,不代表就要让你接近她了。”
      “我告诉你吧,我就是鼎鼎大名的媚术门唯一传人,米小媚,你知道刚刚我为什么会在屋顶么?”米小媚眨眨她魅惑的杏眼,满脸期待地看着蔡苞。
      “哦,对了,曾长老来是有什么事?”蔡苞做才想起状。
      为什么呢?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所以丫头你傻,如果不是你的话,你娘我这些年多寂寞无聊啊,而且指不定还成天想着我没运气来到世上的那个孩子呢!你那么懂事,那么乖,对娘那么孝顺,我都觉得是我捡着宝了……”蔡大娘微微笑着,语带嗔怪。
      “什么方法啊?缺钱,有什么方法?”
      孟越之微微点了点头,跟旁边正在交谈的人简短交待了声,就向她走过来,蔡苞看着他,目光几乎忘了转动,可是这时候,身侧出现的丑男却又转移了她注意力,她找回了活动的能力,继续迈步向少林寺门口走去,孟越之微微一滞,便也停下步子转身朝门口走去,仍然走在了前面。蔡苞缓缓吞吐口气,看着那萧索的背影发呆。
      夜里空寂寂的,只余蔡苞粗重的喘息声,孟越之走到她身边,温声说道:“回去睡吧,很晚了,明天早上过来找我。”
      弦绷得太紧了,就容易乏,何况是本来就有些晕的蔡苞。渐渐的,她就有些昏昏欲睡了,顶着意志坚持了好久,最终还是无法抵抗地睡了过去,蔡苞轻嘲,她真是可怜,或许都要死了,却连对方的性别都不知道。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几乎人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黑玄引  “这么厉害?”苟思辰皱眉沉思。
      “没什么没什么,包子你漂亮嘛,多看两眼有什么奇怪的,是吧?”苟思辰笑着摇了摇头,说完又觉得尴尬,马上抬头看了眼天色,“今天是个好天气啊。”
    满城尽是黄巾军  思墨思墨,叫的真亲热。
      苟思墨摇摇头,迈步走出门。
    宝瞳  蔡苞神秘兮兮地瞅瞅周围,压低声音,“莫非你喜欢你家小王爷?”
      那之后我们断了联系,我继续当我的皇帝,而她,挂着丐帮帮主的名头,却跟家人一起,在边塞自由自在的过日子。有丈夫,有孩子,有公公婆婆,还有两个娘。
      “王妃,恕菲儿不敬,菲儿有事想跟这位蔡姑娘说。”萧玉菲露出有些羞涩的表情,似是欲言又止。吕氏外戚
      苟思辰抬手揉她的头发:“皮真厚。”

      蔡苞恐高,便闭紧眼不敢看,但听风声许许,脸又是被吹得裂开般疼,待脚落得实地,蔡苞睁眼一看,无比茫然,这就是宫门外了?一个守卫都没有?是怎么一回事?无限动漫录
      蔡苞捏拳,磨牙:“当然不行!谁告诉你兄妹间可以吻额头的?”
      蔡苞脸不由红了起来,眼皮却是一翻:“苟思辰,不许你陪我去,这件事是我的秘密,我不想让你知道。”风水鬼师
      “不好。”孟越之言简意赅,答案却与蔡苞心中所想南辕北辙。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苏桦不由唱句佛号。万界天王
      苟思墨笑了,终于放过了蔡苞:“蔡帮主再好好考虑下我的提议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蔡苞察觉到,反应过来,就转开了目光,微微一笑:“找到药了?”太上章
      四人的错乱关系续
      “先带回羽城,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再遣送回原籍。”回到宋朝当皇帝
      可是抽离这点,她无法相信外界会看轻眼前的定王爷世子。苟思墨像毒,或许就是毒,你一眼就知道危险,哪怕那毒有诱惑的颜色,禁不住诱惑的你第一时间也知道自己是中毒了。而苟思辰像蜜,温柔甜蜜,你初看之下觉得安全,却在被他抽筋扒皮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地被外表所迷惑。
      蔡苞干脆合上了书,主动坐到了米小媚的身边,凑着她耳朵问:“小媚,你说什么是喜欢?”动漫热
      翻过了兄妹岭,其实离嵩山就不远了。在蔡苞犹自犹豫的时候,他们四人就到了嵩山脚下的劲松城,找了地方住下,由于武林大会,劲松城已经人满为患,幸好劲松城有一套宅子,是为历届武林盟主备下的,这次孟盟主被邀请直接住在了少林寺,孟越之就带着他们住进了那套宅子。
      突如其来的语声,让苟思辰微微一惊,抬首看向面前的人。全能奇才
      “嗯……”蔡苞蹙眉凝神想了一下后,将头在枕头上挪了一挪,“你有没有隐疾啊?”
      “什么都别说,这件事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你,尽力去解决掉它才是对你的考验,”杨长老鼓励地拍了拍蔡苞肩头,“我相信你。”无限从漫威开始
      “该不会你们有啥关系吧?”蔡苞这话其实是问的她娘和苟思辰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都喜欢扮丑?
      蔡苞站起身来应道:“人在后院呢,马上就过去。”顿了顿,转过身来对苟思辰道,“走吧,去看看情况。”超级时间作弊器
      蔡苞见到孟越之吃瘪的表情也是想笑,米小媚无疑帮自己报复了回去,自己刚刚无疑也该是孟越之现在这个表情。
      冲进会场的时候,她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公愤,她想摸摸头,可却轻咳一声忍住了,她娘告诉她,迟到的时候,都不是她来晚了,是别人来的太早了。无敌升级王
      “什么意思?”蔡苞在苟思辰提示下抹抹脸,意识到自己的真面目曝光了,最初的难堪局促尴尬渐渐变成了一种紧张与无措,她有些担心落在别人眼中的是怎样的景象。
      某大汉抱拳:“蔡帮主真是年轻有为。”浊仙
      可收到的效果呢……我们不关心了。
      苟思辰就知道对蔡苞的请客不能抱多大希望,这个视钱如命的丫头怎么可能请他吃什么好的,可是,请他吃包子,这个也太……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蔡苞点点头,暗自吐了吐舌头,原来什么也没有瞒过他呀:“唔,聊了一下吧。”
      “包子……”苟思辰眉头深蹙,心里突然而来的空荡,不是放松,而是失落。失落从何而来?他模糊间已经辨不清楚,那眼神的一明一灭,会是自己的错觉么?眼前的包子,说的都是假话吧……娱乐帝国系统
      这几人应该是属于统帅吧。蔡苞正欲收回目光,却见一匹灰马上的人影晃动,似是极不安稳,好像要向她招手一般,却又被身边另一骑着黑马的人给挡住了,那骑在黑马上的人,似是拉住了那人的手,侧脸看着那人,那人仍自挣扎着手舞足蹈,蔡苞看不真切,也不明所以。只是觉得,这人多少有些奇怪,该不是跟自己认识吧。
      蔡苞眼睛瞪的死大,她是着急,可是不是因为时间长啊,她苦苦哀求,“不要啊……”悬疑志
      定王妃无奈,只得苍白的干笑两声,应和着点了点头。
      蔡苞吞了口口水,目光稍稍在一左一右的苟思辰和孟越之脸上扫了一下,就迟疑着点了点头,挪步跟在孟盟主身后走了。绝代武神
      “出家人不打诳语。”声音好听的令人惊讶,柔和如春风缓缓拂过,让你刹那就见到了百花齐放,灿烂春光。
      “蔡姑娘可以答应在下么,如果你能答应,我便能放心将丐帮交到你手中。”杨长老的眼眸幽深不见底,虽然藏着看尽世事的沧桑,却更有仿佛能洞穿人灵魂的锋利。姐姐别走
      正在蔡苞的身子暴露在房中时,蔡大娘大大方方地进来了
      眼睛一转,她惊悚地看向苟思辰:“莫非你?”霸武凌天
      “包子,你再说话不老实睡觉,我就把你吃了。”苟思辰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
      清晨,蔡苞头昏脑胀地醒来,眼皮如有千钧重,头更是疼的欲裂开,再次闭上眼睛,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哼了几声,觉得盖着的被子分外好闻,这味道,好熟悉,好熟悉……孟越之?全能奇才
      如果没有他,不是他将自己推上丐帮帮主之位,或许,他们也没有那么多兴趣来找回娘,来追查自己是不是那劳什子公主。

高速文字首发武道圣尊 灭周章节列表武警机动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