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元大陆_ 第46935章


      章节名称:及笄 更新时间:2007-09-22 17:55:39影视空间之帝国崛起
      “一群猴子在井边玩耍,一只小猴子突然大叫:‘不好了,月亮掉到井里啦。’老猴子一看,果然如此,月亮掉进井里了,真是不得了。于是,老猴子率先爬到井边的老槐树上,倒挂起来,其它猴子一看,依次一个一个你抱我的腿,我勾你的头,挂成一长条,头朝下一直深入井中。小猴子体轻,挂在最下边,它的手伸到井水中,对着明晃晃的月亮一把抓起,可是除了抓住几滴水珠外,怎么也抓不到月亮。小猴这样不停地抓呀、捞呀,折腾了老半天,依然捞不着月亮。老猴子也渐渐腰酸腿疼,它猛一抬头,忽然发现月亮依然在天上,于是它大声说:‘不用捞了,不用捞了,月亮还在天上呢!’众猴都抬头朝天上看,月亮果真好端端在天上呢。”放下空碗,满足地舔舔嘴唇,打了个酒嗝,我愉悦地笑了笑,“很有趣的故事吧。”龙套进化系统
      安抚地覆上我的手,掌下丝丝冰凉让他深感不快。默然地拿起一旁的披风,裹住我,轻柔地搂着我。
      无奈地挡住伸向云儿的狼爪,我瞪了大叔一眼,才缓缓开口。“云儿说的有理,事情的确有蹊跷。媚娘,有派人阻止那些衙役了么?怕他们逼供不成,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啊。”
      虚弱地笑笑,“堂堂夙国信王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弱女子,传出去可不好听啊。”
      白光一闪,刚才白狐所待之处,现出一名蓝衣男子。清俊的脸庞,银发如丝,金色的眼眸,眼底淡淡的笑意。嘴边轻轻扬起,更显邪魅和妖艳。
      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我风尘仆仆地赶至慕容山庄。传说中的世界
      “……我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轩……”转身,望着树上飘落的片片枯叶,秋风渐起,脸上丝丝凉意。又要到年底了,我十六岁的生辰,只剩下两年了么……俯身捡起一片金黄的叶子,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瞧了一眼身后桀骜不驯的男子,或许,宿命真的能改变的吧,还有两年不是么……唇边一丝淡淡的笑意荡开……
      一连几日,轩未曾出现,我也乐得清闲。
      章节名称:人情 更新时间:2007-09-22 17:56:57
      “……如果本王说,是九弟把你送到我这里来的呢?”他支起下颚,认真地看着我说道。
      木堇把我和云儿安排在小黑嫂的家里,便回去了。大汉
      走了一阵,来到庭院的一处,桌上已摆满各色糕点,也是一身水蓝色的逸凡笑吟吟地倚树而立。“南宫月,你来了。”
      被逸凡抱上马车不久,我便觉得脑袋沉沉,黑暗渐渐袭来。在晕去前依稀听见逸凡和云儿焦急地呼唤声……
      摸摸鼻子,“反正司徒将军已经把帅印和兵符正式交给凌和郭子言了,这里没我的事,我立马卷铺盖跑路好了。”我还想继续过我美好的米虫生活,在这里每日提心吊胆,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变身香江
      第二天,绝容光焕发,完全忘记昨晚的事。收拾好,我们便一同启程到紫州参加殿试。时间比较紧,不如之前那般悠栽,马车一直极速前进,直奔紫州。
      时间溜的很快,转眼我到这里已经半个多月了,头上的伤已经好了,奶娘担心的很,硬要我躺了十多天才让我下床。每天饭桌上总有这个糕那个甜点,前世的我最怕吃甜的了,真是叫苦不迭。惟独那个云片糕,清甜不腻,所以我每日只拣云片糕吃。不到半月,桌上除了云片糕,就没别的了。末世超级商城
      --------------------------------------------------------------万千精彩尽在->Book.VoAoo.Com
      我打了个冷颤,人皮面具还真是人皮做的啊。武侠小说果然是骗人的!
      连忙摇头,“不是的,司徒将军你误会了。”
      聂府里蔓延着诡异的气氛,安静得连虫鸣声都没有,完全没宴会该有的热闹,甚至没有撤宴时整理的声响。走在最前面的慕容睿不断加快步伐。
      看着身前清如寒泉,雅若白莲的白衣男子,待他如兄弟的第一山庄的庄主,从未想到,这一别,便是数十年……
      “好,我们立刻过去吧,轩的伤还需要好好静养……需要我们两人蒙上眼么?”瞥了郭湘一眼,我朝程然问道。
      我立马白了他一眼,果然是财大气粗。
    英雄领主  “已经打扰了十日,我们该回南宫家了,多谢庄主这段日子的招待。”我朝云儿微微一福,说道。一旁的南宫蝶嘟起小嘴,不满地瞪着我。虹儿已经收拾好细软,在身后安静地站着。
      “小姐!”粉衣少女惊呼道,扑向我,“小姐,你醒了,谢天谢地,真是感谢老天爷,感谢观音菩萨,感谢土地公公,感谢……”
      “李公子呢?”这日,忽然想起那天之后便未曾见过小李子,随口问道。
      我仰起头,“除非什么?”
      能认主的镯子,看起来是蛮漂亮的,但是就为了这么个镯子,杀害宴会上数百人,实在不值。瞥见乡长仍直勾勾地盯着镯子,就差没流口水了。“……乡长,您老还没交代,为何这么晚取聂家,所谓何事?”我一步一步地走进他,直视他的双眼。
      感觉到他探究的视线,我视若无睹,低头瞅着脚尖。他不语,我不言,一时之间,大厅里安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真奇怪,走了这么久,却连一个仆役都不见。这么大的一个府邸,连打扫的人都没么。正想着,看见前面一座矮房,兴许里面有人可以问路。便兴冲冲地朝那房子走去。
      心下有些了然,伸手回抱绝,“可是你如此公报私仇,不会损害你的名声么?”
      “……月……”我轻轻地唤道。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云儿和绝他们,想必他们一定会反对。可是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小心翼翼的动作,和每次我吐血时担忧的神情。最后,留下一封书信,交与蓝,代为转交。
      突然,有人破窗而入,凌紧紧地护着我,小郭戒备地将郭湘拉到身后,挡在床前。我抬首一看,一个黑影站在窗前,双眼直直地看着我……
    妖神  “听说慕容月还未满十二,山庄里已有三个男宠,司徒将军的长子司徒凌天,聂家的遗孤聂云,哦,现在改名为慕容云,最后就是霂乡的乡长君飞绝。”我一口茶没喝下,听了呛得直咳嗽:这也太扯了吧!云儿伸手轻轻地帮我拍着背。
      “……也只能如此了。媚娘这就去准备。”福了福,媚娘匆匆离去。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她比想象中更爱夙国呢。
      示意云儿放下我,我朝寒浅浅一笑。“……寒,你真是块石头。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顽固。”
      一个一个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衣裳有些破损,基本上都没怎么负伤。我满意地点点头。“你们的伤不要紧吧?”众人看我打量了许久,以为我是要责怪他们的办事不利,没想到我一开口,问的却是他们受伤与否。看到暗部的精英明显愣住的奇景,我不禁觉得好笑。
      还没听强盗汉子说完经典对白,一个黑影闪过,还没看清,十几个大汗便一个接一个地飞向道路两旁。我揉了揉眼,寒已经回到了马车上。
    红怜宝鉴  无力地靠着凌,避开伤口搂着我的手紧了紧。“月……我来晚了……”侧头,望着逸凡,凌的全身溢满冷冽的杀气。
      转过身,我对着他笑了笑,“不是还有你和其他暗部的人么,还会有什么危险呢?”
      三日后,慕容睿回来了。本想来个列队欢迎,但是怎么凑也就两巴掌的人,少的可怜,只好放弃了。拽着凌,影在后头紧跟着,蓝则不停打着呵欠走在最后头,到正厅迎接慕容睿。不久,便看见慕容睿两袖清风缓缓地从大门口走来。硕长的身影有些消瘦,温和的目光,云淡风清的浅笑,本来并不出色的容貌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倒是月怎么过来了?”绝在我耳旁低问。
      第三晚,吊下草人后,筱国无动于衷,看来是知道中计了。抓抓头,这尉迟反应还挺快的。立刻命五百名士兵穿上黑衣,从城墙吊下去,筱国仍是毫无动静。五百士兵趁着夜幕,摸进筱国军营,四处点火,营中大乱。急命郭子言和高敬率两万官兵冲出城来,趁乱大开杀戒。不多时,见好就收,士兵迅速退回岚城。
    重生日本九零年代  我僵直了身体,难道昨晚说梦话了?
      “有人欲闯步月轩,目的未明。月主子,不要离开我身边。”
      待楚军修整好,士兵们再歇下,已是半夜了。
      两辆马车外表朴实,加上皇家侍卫的令牌,一路上风平浪静,畅通无阻。
      皱眉瞪着眼前的人,我轻轻推开他的手,“皇上就如此肯定小女子是慕容月,而非南宫月?”
      听说她为了拖延时间让我们安全转移,被信王刺了一刀。我不由心下一紧,她该是无碍吧。
      威胁,这小子竟然威胁我!正要反驳,脑海里闪现出桌面的一层白色粉末,缩了缩脖子,乖乖地消声,让他抱上马。
      他邪笑着,垂首贴近我。“……还是说月再要一个奖励才愿意叫呢……”
      “我们到了么……”入目一片白雪皑皑,肃穆,荒凉,寒风刺骨地刮着我的脸庞。靠着影,我已经无力站起身来……“影,扶我过去吧。”
      “这次我很抱歉,但那两个人不是我指使的。不管你相不相信。”逸凡淡淡地开口。
      “何事?”才劝好自尊心极高的先生离去,我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疲倦地问道。
      “还是你不愿见到你的父亲,司徒将军?”凌还未原谅他的生父害死母亲和弟弟吧。
      鄙夷,轻视,暧昧,嗤之以鼻,各种神色在众人脸上闪现。我不置可否,可怜身侧的木堇如坐针毡。
      抛玩着刚得到的兵符,我懒懒地答腔。“我拒绝!”
      他怒视着我,突然猛地伸手,在我头顶上一抓。我心下一惊,是云儿送的发簪。
      “属下不敢。”影仍低着头回答道。
      “将军,筱国大军一开始就只是挑衅,后来不过偷袭了几回,根本就是在耍我们,根本不像是要大举进攻!还是他们另有企图?”帐内,一将士气愤地说道,望着前方的司徒凌天,脸色不愉。
      “不错,昨夜来的是司徒凌天。”冷冷地扫了我一眼。“他竟然孤身一人直闯我筱国大营,真是自不量力!”
      嘴角浅浅的弧度,我淡淡回礼。
      “……”
      “那个,掌柜的,我们要几件成衣,他穿的。”我指指影说到,掌柜点点头,转身拿了不少成衣出来,然后直盯着我们。不好意思地看了掌柜一眼,实在受不了你的聒噪,等我们走了再给解穴好了。
      我笑笑,摇了摇头。“曼陀萝的毒较之‘缠绵’和‘红尘’如何?”
      摸了摸她的头,“那么,现在,告诉我南宫家的情况好么?”
      托起我的脸,他直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那我就从阎王手中把你抢回来!”坚定不移地眼神,嘴边一抹自信的笑容。盯着他,这一刻,让我觉得命运或许真的有可能改变。无奈一笑,跟着这自大的男人久了,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还有事吗,蓝?”瞥了他一眼,“没事我先走了。”说完立刻跑开,感觉背后有一道探究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我跑得更快了,呃,简直是落荒而逃。
      “你说呢,”腰上的手一紧,“我可是当众宣称了。”
      我挑了挑眉:谁叫你们长得这么美艳,物尽其用嘛。
      影从容地坐起来,伸手理了理我睡的有些凌乱的里衣。“你做恶梦,叫不醒,抱着我。”
      点点头,表示了解,问道。“他在哪?”
      郭子言一脸哀怨,“我有立刻来通知你,可是他不让进来。”手指着身后的寒。      六年后,夙国内战结束。贤王之子登基为王,下旨封司徒凌天为夙国第一将军,君飞绝官拜左丞相,赐慕容山庄“天下第一庄”的牌匾……
      “……我不会放弃的……”冷然地扫视了云一眼,绝缓步离去。
      “再者,我之前已经说明了,我只是暂代直至下一任君王为止。所以,登基不登基只不过形式而已,根本可有可无,不如取消算了。”
      回首看着被迷晕的众人,我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一身青衣的影已立于门外。
      我探着头看向窗外,下面是一条小巷,看见7、8个乞丐不停叫骂着,边还围着两个瘦小的身影拳打脚踢。那两个小孩,一个才4、5岁的样子,一个7、8岁左右。年龄大点的男孩护着小的,拳脚基本上都落在大男孩身上。
      或许我真的太固执了。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才这样做,但是我不能接受。我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在地府里,来到这个世界以前,我向阎王提出的条件,就是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死因和死亡时间,就是因为,我不喜欢逃避现实,我希望能够更积极地面对。了解清楚我存在的时间,我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完我想做的,不留遗憾。
      “可是,主子……”寒有些犹豫。
      “……这贤王之子,听说雄才为略,貌比潘安,月丫头,等你病好了,我们去瞧瞧可好……”
      翠羽一直未寻到,好像凭空从世间消失了,无论月影的情报局出动多少精英,寻了几月,除了一些蛛丝马迹,仍不能确定她的位置。尉迟轩奕脸上显得疲惫和焦躁,云儿眼里的担忧更深,凌亲自在人烟稀少的地区徘徊,没日没夜地寻找。
      不由喜出望外。“那,赶紧带我去沐浴。”胸上的布条缠了好久,路上不敢沐浴,都只是用水擦了擦脸就了事。
      云睁着大大的眼睛,使劲地点头附和。
      我满头黑线,敢情你是专门来笑话我的。侧着头,避开蓝戏谑的眼神,开口道,“蓝……有什么事吗?”
      两人走了一段,一直沉默着。
      “掌柜的,有包厢吗?”我扫了一眼大堂,问道。
      我一愣,影主!影还没有回来么……
      我皱眉,“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在隔壁,只是皮肉伤,未伤及筋骨,不用担心。只是他执意要到你身边,伤口不停裂开,我只好点了他的睡穴。”我点点头。“谁上的药?”
      他立于门前,直直地望着我,眼里满是化不开的柔情,嘴边一抹温和的笑容,刚才一脸的疲惫似乎随着他的笑烟消云散。我轻轻地握住他的手,他牵起我,便要转身离开。
      来人这才走近我们,低头恭敬地说道,“月公子,司徒将军已经领军前往此处,一刻便可到达。”
      红衣少年收起笑容,认真地盯着我。一瞬间又挂起戏谑地笑脸,趴到我身上。我转过身,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抱着他。唔,好暖和。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小孩子的身体就是容易疲倦,想当初我去疯狂购物,逛七八个小时都不是问题。
      盯着众人,心底更为肯定,他们一定隐瞒了我什么……
      看着绝轻柔地帮我掖了掖被子,抚着我的脸,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他们首先从年幼瘦小的云儿下手,绑在木架上,鞭打一番。却没想到云儿一直咬紧牙关,只字不提。大汉便把我抓到云儿一旁,一人压着我,一人手持皮鞭,问云儿招还是不招。云儿眼里有些犹豫,我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三人明显一怔,绝邪魅一笑,轻启艳唇,“好。”
      忽然想起什么,他大声叫道。“郭子言,你快给我进来!”刚说完,郭子言便冲了进来,看到地上、床上和凌衣裳上的血迹,也怔住了。不一会,匆忙拉着绿衣女子进来。
      “哼!你以为我不清楚你毫无内力么。”楚凛举着大刀走向我,“毫无内力之人吸了幽冥,十二个时辰全身虚软无力,头昏目眩。月公子,为了我二十万大军的性命,拿命来!”
    异能小农民  --------------------------------------------------------------万千精彩尽在->Book.VoAoo.Com
      又一月,国师已押至筱国,另外,月影终于掌握到翠羽的行踪。于是,众人事不宜迟,带着我,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目的地进发。众人掩不住的喜悦,马车在路上急驰,我安静地窝在凌的怀里,嘴角扬起浅笑。我终于要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了么……
    造化之门  “独孤蒙是尉迟的先生,驰骋沙场数十年,战功显赫;谢曈力大无穷,据说能双手举起千斤大石,在战场上能以一当十,骁勇善战。”郭子言接着说道。
      我笑道,“我第一日来之时,便说只到下一任君王登基为止。你们现在可不能反悔。”
    天才剑仙  章节名称:绝 更新时间:2007-09-22 17:56:59
      抛开思绪,我丢下被褥,走到桌边坐下,慢慢吃起来。既然防范如此严密,我也只能安心呆在此地,继续过饭来张口的日子。不过,这里的条件也太差了吧……
      木堇无所谓地笑道。“在下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家罢了,虹儿不必担忧。”天开眼
      “回去?”云儿眼神一凛,“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我绝不会送你回去的。”

      我点点头。“寒,他们与上次要活捉影的黑衣人是同一伙人么?”无上仙魔
      “朝廷现在如此腐败,司徒将军一盏明灯有何用呢。年纪大了,他再也没有年轻时的壮志凌云,精忠报国的气魄,现在眼里该担心的只有四个字。”历来愚忠的将领只有一个结局,尤其是在没落的皇朝,奸臣当道之际。南宋的岳飞的下场不就看到了么。
      轩深深地看着我,“……月,那么你想如何,就这样让夙国的国君如意么。就算我放弃攻打夙国,夙国的上位者也会以要回你为理由,侵略筱国。难道你希望司徒凌天和君飞绝两人被蒙在鼓里,为夙国卖命,与我为敌?”神话入侵
      听罢,他盯着我喃喃说道,“影,我叫影么……以前好像有人这样叫我……”他突然用力揪着我的衣襟,神色慌乱,“死了,她死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覆面纱,不满地白了他一眼。“那么,尉迟将军,你可以放下长相普通的我了么?”妖怪管理员
      因此忽视了身后的慕容睿已经收起了笑容,注视着我远去的背影,眼底浓浓的悲伤。
      “是的。”寒毫不犹豫地说道。你丫别走
      身后一人搂着我,下巴顶着发丝,磨挲着。我放松地向后靠向来人,感受着身后温暖的气息,和有力的心跳声。许久,才开口,“凌,我该回去慕容山庄了。”
      凌飞身随手一挡,高敬踉跄地退了几步,面无血色。战团
      一阵血气涌了上来,我张口就吐出一大口血,喷得小李子一脸红腥。他惊呆了,怔怔地望着我捂着嘴巴的手掌中不断渗出的乌血,不自觉地松开了对我的钳制。
      不忍看他失神落魄的模样,开口问道,“你这个儿子多大了?”儒道纵横
      “哼!你以为我不清楚你毫无内力么。”楚凛举着大刀走向我,“毫无内力之人吸了幽冥,十二个时辰全身虚软无力,头昏目眩。月公子,为了我二十万大军的性命,拿命来!”
      “回去?”云儿眼神一凛,“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我绝不会送你回去的。”洪荒武仙
      忍不住在绝的脸上亲了一口,才想起古人注重礼节,尊崇“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有些埋怨自己一时冲动。却瞥见绝摸着刚被我亲过的地方,傻傻地笑着。逮到我偷看的视线,绝的丹凤眼向上一挑,眼里闪着璀璨夺目的光芒,魅惑人心。我的脑袋立马当机,呆呆地看着这绝色容颜慢慢地贴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喷洒在我脸上的鼻息。
      云儿惊讶地看着我,“南宫小姐为何如此突然辞别,是否昨晚在下的无礼,让小姐……”他皱起眉说道。我的农场在沙漠
      时间过得很慢,似乎冻结了一般。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璀璨的紫光再次显现,蓝也来了。
      上去欲扶起他,寒动作极快地将他拽了起来。功夫圣医
      “看样子就知道没调教过的,啧啧,不值啊!”
      侧过头,瞧见一少女款步姗姗而来,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柳叶弯眉,仪态万千。不出几年,必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倾国倾城。我不由怔怔地盯住她。她微微一福,“雪姬见过九殿下,见过月公子。”星眸微嗔,娴静端庄,堪称完美,如果没有眼底淡淡的愤恨和恼怒的话。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这个雪姬便是彤国国君的胞妹,彤国第一美人,因为两国联盟而送至尉迟轩奕身边的,现在两国盟约解除,她在筱国的地位怕是尴尬。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了。剩女的诱惑
      “哎呀,月丫头真是长大了,竟然独自一人赏月、品酒,呵呵……”银铃般的笑声,柔媚的声线,是媚娘。
      逸凡一脸兴味地看着蓝和云儿疲于应付,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不禁向他自嘲地笑笑。烈炎之印
      我斜眼盯着这位大嗓门的乡长,“乡长大人,这么说的话,您老也很巧合地到达现场,如果我们有嫌疑,那么您老也不能撇清关系,是不?”
      听罢,她立刻声嘶力竭地喊道。“是你,都是你!你这妖女,不是你的话,我彤国又怎会大败;不是你,我长兄楚凛又怎么会被杀;不是你,我爱慕的二皇子殿下又怎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死无葬身之地!现在,你还问我跟你有何冤仇,哼!那我告诉你,我跟你,慕容月,有不共戴天之仇!”异界之机关大师
      “这个……虽然月公子领军之能出众,但毕竟不是军中之人,现统领大军甚有不妥,难以服众啊。”
      御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打了眼色,让凌、云儿和绝借一步出去说话,我开口制止了他们。丧尸猎人
      绝已经醒过来了,在床上处理着公务。看到绝时,公文凌乱地散落在他身旁,他正坐在床上,低着头,一头青丝披散着,倾撒在背上,几束垂在身前。绝抬起青葱般的玉手,轻柔地拨开眼前的青丝,随意地勾在耳边,半垂着凤眼,专注着腿上的公文,长长的睫毛清晰可见。窗外的光亮斜射进来,在绝身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他侧着身,更能瞧见其脖颈优美的弧度。
      听到消息,我彻底无语。这尉迟轩奕看怕是真不愿放过我了。凌请求司徒将军、郭子言和高敬三位将军联名,称筱国此举欺人太甚,要求皇上三思,放弃议和。电霸
      “郭湘,将近一日了,轩他为何还没醒过来?”在床边趴了整整一天,轩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我不由着急地问道。
      炯炯有神的双眼,灰白的长须,同样灰白的头发,脸色红润,一身白衣,手执一把纸扇。这老先生还真有世外高人的气质,我寻思到。拔魔
      “月!”在花园的三人迅速赶来,云儿仔仔细细地检查我是否受伤,凌冷冷地盯着孩童,绝一看,却愣住了。
      --------------------------------------------------------------万千精彩尽在->Book.VoAoo.Com重生之平行线
      他眼中的愤恨和绝望是那么真实……月死了,真的就这样离开了么……
      在走之前我们直奔蓝的房间。找他干吗?他是管帐的,不找他找谁,没钱怎么逛街啊。蓝出手也大方,一袋碎银,一大叠的银票,一千多两。呃,慕容家还真有钱。我拿了一些碎银揣到怀里,其余的都丢给影了。万一迷路了,我还能雇个马车回去,大部分的钱在影身上,遇到小偷要丢钱也不容易嘛。漫威世界里的超人
      我点点头。“寒,他们与上次要活捉影的黑衣人是同一伙人么?”
      瞥了他一眼,“放心,凌和绝那里,我会跟他们说的。”最强小叔
      微微侧了侧头,“杀了楚凛,筱国与彤国的盟约怎么办?”没想到,尉迟竟然毫不犹豫地杀了楚凛。

高速文字首发全能戒指 界元大陆章节列表逆天绝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